今日特推: 为奋战在防疫一线的残疾人专职委员们点赞!
搜索:
您的位置: 主页 > 访谈 > » 正文

高墙内的绽放---疫情之下的另一种守护

浏览: 来源:山东法制传媒网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刚过了大年初二,我随着单位也就进入封闭,现已离家五十余天,我并不是勇敢冲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而是名默默无闻的黑龙江监狱警察。普通又平凡的职业,外人看来或许陌生,神秘,其中百味杂陈,有辛苦,有欢乐,有自豪也有失落。想到我已离家在单位工作七年,不胜感慨,现在我想把我身边基层的监狱警察的故事,说给你听。
 
  同事王老头,今年已近快花甲,不烟不酒,在单位工作30余年,我们岗位相同。每当他说起从前上班的故事,总是两眼一眯,嘿嘿一笑,边说还得带着口头语,“那个那个的”,讲着讲着,就给自己绕进去了,最后要讲的事,自己也说不明白了。
 
  老头性格随和,心宽体胖,爱说爱笑,单位一些年龄相仿的老哥们经常拿他开起小玩笑,常打趣道,“进腊月要吃猪肉,“二月二“要吃猪头,”。连带着我们年轻人也在旁边跟着起哄。老头不怒,也总是眯着眼,笑骂着“一群小兔崽子”。
 
  近几年能跟老头一起闹的老哥们有的退休,有的因身体原因调离一线,时常看见老头自己感慨“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记得刚来单位,我和老头排到一个班,天天听着他“这个,那个“的讲他过去上班时候的事。老头也是年龄大,总是说着“你年轻,你去吧,多学多干点”。闲来无事之时,就哼哼着自己喜欢的京剧。
 
  当时年少,和老头说话以嬉笑接话,插科打诨为主,看着老头气的通红的脸,自己乐不可支。现在想来,实在是有点对不起老同志。有次聊天,老头无意中说道,“我调来这个监区已有9年,除去有一次,情急之下,我陪你婶去看病,请一天假,9年里,我再没请过一次假”。 这不仅让我对老头平时老顽童印象重新加以审视,更是撼动了我对狱警这一职业的想法。
 
  当时听完,我很震惊,老头的形象在我心里瞬间高大起来。老头从未担任过任何领导职务,可以说在一个岗位上工作一生,却做出了看似平凡,实则不易坚持的工作。其实基层如老头这样的人千千万,一直在默默无闻的为自己选择的监管改造工作而奋斗着,奉献着。虽然老头再平凡不过,但他终究是我心中的英雄。
 
  因为这次疫情,全省监狱警察不换岗,不计回报,不讲得失,坚守在监狱第一线。正是因为全省监狱有老头这样的人,一直鼓励我前行,才使我们监狱人民警察坚定了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胜利的信心。工作的开始,是为了心中的明天,而封闭的结束,是为了我不变的信念。
 
  现在国内疫情形势总体向好。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在此,我要向数以万计甘愿奉献的医护人员致敬,向公安民警,社区工作人员等一线工作者致敬。正是有了你们才使山河无恙,很荣幸在这次“战役”中,我同全国三十万监狱人民警察一起封闭执勤,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们一起为全国人民而打好,打胜这场疫情阻击战。
 
  再道一声辛苦,我那三十万监狱警察的同事们,我知道在这次疫情战役中,我们的出镜率不高,但我们有自己的守护和坚持,为那一身藏蓝的责任和梦想,为那不变的奉献情怀,七十载风雨归途,五十余天封闭执勤,监狱警察不悔。我们黑龙江监狱警察,一定不负众望,保证狱内零感染。(作者:黑龙江华山监狱 段永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