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特推: 杰出书画家杨静江老师作为开笔官挥毫写春联
搜索:
您的位置: 主页 > 民生 > » 正文

山东东阿:东昌焦化厂董事长秦跃进恶意侵占、掠夺民营企业近三千

浏览: 来源:象山视窗

  一位年逾耄耋之年,白发苍苍的老人,一生本本分分、勤勤恳恳,历时38年创立玻璃公司,为社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然而另老人没有想到的是:辛苦奋斗一生的企业却成为了不法分子的囊中物。

     假借亲情之名,开启掠夺私有财产的第一步

     秦本杰(山东恒嘉玻璃工业有限公司法人、董事长),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见到本网人员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嚎啕大哭。原本效益很好的企业,却被别有用心之人打着亲情的幌子,一步步侵占。本该颐享天年的时候,却不得不捍卫个人权益四处奔走。

    秦跃进,东阿东昌焦化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因为都姓秦,村庄紧邻,按照乡里的辈分称秦本杰为爷爷。

    2008年初,秦跃进找到当时已快七十高龄的秦本杰,一口一个爷爷的喊着。秦跃进告诉秦本杰,现在自己担任着东昌焦化的董事长,手中有一定的权利,玻璃厂有场地、有技术,如果有机会一块合作,生意一定会做的更好、更大。

    2008年5月,国外LEEK有限公司里克先生寻找合作工厂找到秦本杰,秦跃进利用他的同学王静滨(时任东阿县税务局稽查分局副局长,现任东阿县税务局征收分局副局长)是我公司股东的身份联系到徐国鑫(里克先生的翻译),参加了和LEEK公司里克先生的谈判。在这个过程中秦跃进发现这个项目的前景非常好,利润回报率也很高,遂做起了秦本杰的工作,另一方面将LEEK公司排挤出局。秦跃进告诉秦本杰:咱们都是一家人,这个项目的前景又非常好,生产能力和技术由很成熟,和外国人合作不如我们自己做,我有资金,你们有这些硬件和技术,我们合作一定会非常好的。届时已七十岁高龄的秦本杰没有经住秦跃进的软磨硬泡,同意了秦跃进的合作请求。秦跃进于2010年加入秦本杰一手创办的恒嘉玻璃有限公司(2010年变更为迈格派玻璃有限公司)。然而,这只是秦跃进豪夺强取的第一步。

    在与迈格派玻璃合作以后,秦跃进为了表示合作诚意,对迈格派玻璃投资2900余万元(据多名知情人士透露,所投资的2900余万元为秦跃进挪用东昌焦化厂的公款)。由于大量资金的注入,2010年恒嘉玻璃股权进行了重新变更:秦跃进持股49%,秦俊峰持股30%,恒嘉玻璃持股10%,公司四名技术及管理人员共同持股11%,其股权全部由恒嘉玻璃转让,秦跃进以及其余四人均未缴纳股权转让金。



    主管公司仅五个月,迫使公司单方面停产并卖掉迈格派资产

    2011年,秦跃进开始主持迈格派公司全面工作,在仅五个月后,迈格派进入单方面停产。从董事会纪要可以看出,自2011年2月28日出料,直到6月18日才生产出符合标准的产品,另外因玻璃液材质等原因无法按照计划生产出其他产品。此次董事会会议的决议就是停产维修、员工放假。

   就在此次董事会召开之前,秦跃进还称为了扩大生产,进行整体规划、调试,并强制拆除迈格派投入800余万元的天然气加电助溶的环保节能玻璃熔炉。

    迈格派进入停产状态几个月后,于2012年2月29日再次召开董事会,对公司下一步的工作做出决议。此决议可以看出,自秦跃进向迈格派投资三千万元开始,所有的投资变成了借款,并向出借方支付利息。按照秦跃进所表达的意思,我们没有经营好,我们作为公司的股东,大家一定要想办法把公司继续经营下去,在秦跃进的说教下,各股东在董事会决议签署了自己名字。



    自2012年3月份至2015年,迈格派一直处于停产状态。2015年9月18日,秦跃进再次找到秦本杰,此时迈格派已停产四年。秦跃进告诉秦本杰:“现在正有企业在认购焦化厂,我还是东阿东昌焦化的一把手,在这个位置上我说了话还是管事的。我们公司现在的状况已经不行了,我们不如把迈格派出售给东昌焦化,这样就能把我们之前的损失都给补回来了,剩下的事情由我来操作,你就不用管了。”谈完这些后,秦跃进又派其亲信(时任东阿县铜城办事处某管区书记赵敬敏)对秦本杰引诱威胁:“这件事你要尽快处理,现在正在认购焦化厂,秦跃进挪用的三千万公款如果被查出来,他会进监狱的,也会影响你们以后的经营生产,会给大家造成极大的损失,你们都是自家人,你不能看着秦跃进被送进监狱吧!。”

   当日下午,迈格派再次召开董事会,会议决议将迈格派名下资产出售给东阿东昌焦化有限公司。

     在将迈格派出售给东昌焦化以后,迈格派一直属于租赁东昌焦化办公楼作为办公场所。2020年初,秦跃进再次找到秦本杰,并言语诱惑称:我们公司的股份没必要分给技术和管理人员,提高一下他们的待遇就可以了,你这么大年纪了,把其他四人的股权收回来,你在家安享晚年不是很好吗?剩下得事情都交给我,我做公司的法人,出了什么事情都由我来担着。在秦跃进花言巧语下,八十岁的老人秦本杰同意了他的想法。在将其余11%股权收回后,秦跃进分得5%,进而持股54%,成为迈格派最大股东,并成为迈格派法人。

秦跃进在取得对迈格派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后,于2020年4月,在未通知股东秦本杰和秦俊峰的情况下,以土地使用权(作资一千万元)的形式入股聊城市智合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其注册地址为迈格派公司院内,法人为孙冠杰)。2020年8月迈格派公司以100元从智合撤出(智合公司用100元买走了33亩工业用地)。





    同年5月18日成立聊城东济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法人张磊(秦跃进在东昌焦化公司多年的亲信),注册地址仍为迈格派公司内,5月21日迈格派公司对东济投资。5月26日迈格派公司从东济公司股份撤出。迈格派将部分土地过户给东济新能源公司。

   直到这个时候秦本杰才明白受到了欺骗,掉进了秦跃进的“连环套”。

   不明身份人员夜闯恒嘉玻璃公司,疑为黑恶势力团伙

   2020年8月28日凌晨三点,几十个不明身份人员,在没有出示任何工作证明的情况下便声称园区工作人员,携带工具强行进入迈格派公司,在公司人员阻挡期间致使迈格派公司一名人员受伤。为首人员自称是园区领导,在他的带领下,几十名社会人员进入迈格派公司将公司人员控制,并卸砖砌墙。迈格派公司人员感觉事态严重、场面无法控制,便拨打了110报警求助,大约半小时后110警务人员到达现场,在没有做任何调查的情况下直接称这次的事件属于经济纠纷,不归我们管,便离开了现场。第二天夜间,这些不明身份人员再次强行闯入迈格派公司。

   2020年10月17日上午7点,这些不明身份人员驾驶来历不明的挖掘机第三次进入迈格派公司,并将围墙强行推倒,并对公司的树木进行破坏。迈格派公司负责人付崇东见事态严重,数次拨打了110报警,警务人员继续以经济纠纷为由离开了现场。





     东阿县人民法院评估不全,涉嫌违规操作

   与此同时,秦跃进利用工人张道云,以迈格派公司欠其工资11274元为由,书面申请恒嘉玻璃破产。与此同时,秦跃进扬言称:“在东阿整个辖区包括聊城相关部门、单位都是我的关系,我的亲戚、我的哥们,。我让你打官司上告无门,必须让你净身出户,还得让你给我钱。包括你们现在用的场地、设施也得给我租赁费,如果不顺从我,就让工人起诉你们拖欠工资,让法院执行你”。



    由移送破产申请书可以看出,东阿县人民法院只是对恒嘉玻璃公司的地上建筑物进行了评估,而未对其土地进行评估。按照目前工业用地的价值,恒嘉公司远远达不到资不抵债的地步,东阿县人民法院是否存在违规操作呢?

    更加令人想不到的是,2020年9月4号上午九点左右,一帮气势汹汹的人找到秦本杰,自称是法院的工作人员,但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在确认秦本杰身份后,直接将其带至法院。到法院后并未对其进行任何的询问,直接将手铐带到秦本杰的手上并带至另外一个房间。八旬的老人一生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的事情,更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直接晕倒在了禁闭室,随后被送进了医院。

    更为离奇的是送秦本杰到医院的人,在其并不是很清醒的情况下逼着他说出微信密码,用秦本杰本人的微信支付医药费,而后又强行套用他的医保卡办理住院手续,待办完住院手续后,将秦本杰丢到医院后扬长而去。医院工作人员联系法院人员,却并没有人理会,医院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把秦本杰送进了监护室,在住院的二十多天里无人照顾。

    对于此事件的进展,本网将继续保持关注!http://shyf.fzyshcn.com/fzrd/27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