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特推: 山东莒南县应急管理局四举措“过堂”安全生产
搜索:
您的位置: 主页 > 民生 > » 正文

叶飞舟:让我的诗歌 一路向南

浏览: 来源:山东法制传媒网

  让我的诗歌  一路向南

  文/叶飞舟

  枯草尚未返青

  隐匿在断桥边梅的寂寞里

  岸柳尚未吐翠

  沉睡在结冰的晨曦里

  疫情面前

  我写不出心灵上优美的虚构

  但此刻  我多想成为一个诗人

  让我的诗歌  整装列队  一路向南

  为武汉加油  去点亮

  风雨中武汉城的春天!

  望春

  文/叶飞舟

 

  在这个鼠年冬春交替之际

  鬼魅的疫情席卷江城

  癫狂  凶悍  刺痛着众生的心

  紧紧地牵动着华夏的心跳

  茫然和惊恐  未知和不解的迷雾

  阻断了一切不合时宜的喜庆

  空气稀薄  世界走进严峻地寂冷

  尘世这座大庙宇  到处是诺诺地祈祷

  我站在窗口  踮起脚尖  伸出目光

  等春雷炸响  盼春暖花开

  期望着抗疫一线的勇士们传来喜讯

  一举平息疫情  还一个生机勃勃的春天

  防疫期间  我这样写诗

  文/叶飞舟

  裸露着的令人不安的寂静

  让小区显得保守且有序起来

  情绪被感动  悲伤交替消磨

  人们坚守着不能确定的等待

  我和众生一样  宅在家中

  窗外  寒风不停地读着远方的书信

  千情万绪  吹不开两地间的愁云

  潮湿的眼眸  淹没了揪心的关切

  牵念  苦痛  把我的心一再蹂躏

  可我仍然愿写一些轻盈的诗歌

  这个寒冷的早春  我不愿与悲伤

  相依为命  去紧抱它温暖它

  在这抗疫的非常时刻  任何一种

  不合时宜的言行  只能添乱

  我写的诗须安静  安静地等待着

  一切都终将是美好的未来

  我写的诗要轻盈  轻盈得像杨柳飞絮

  悄无声息地向着云开雾散的春天靠近

  防疫的日子

  文/叶飞舟

  黎明  早春时节

  万物依然沉睡不醒

  满目荒凉  不见生机

  原本喧闹的大街上空空荡荡

  整座城市压抑  无聊  寂静

  宅家久了  透不过气来

  真想一个人溜达到徒骇河岸

  面对寒风  冷云  冰水  旷野

  来一阵仰天长啸

  我多想  多想听到

  隐隐春雷  从远方滚滚而来

  窗外的大街

  文/叶飞舟

  原本波涛奔涌的这条河流

  突然间  就干涸了

  好像得了病似的河床

  露出了灰白色的脸

  几只不明疫情的麻雀  在河滩上

  不知死活地欢快地蹦跳着

  寒风吹来  挂在枯枝上的白色

  塑料袋  旌旗一样  猎猎作响

  有几滴冷雨飘落

  那是上苍怜悯的泪

  防疫记

  文/叶飞舟

  不管风大风小  风冽风寒

  天  始终是阴沉沉的

  不能和一线的勇士们并肩战斗

  宅在家里  雕塑般呆呆地坐着

  像墙角处的一块废铁  独自生锈

  有一丝忧伤  默默掠过

  防疫宣传车向着远处驶去

  标志着一天就要结束

  寂静  使古城的初春老成深秋

  谁家亮灯的窗口  像含泪的期盼

  无题

  文/叶飞舟

  当喧嚣偃旗息鼓

  惶恐  担忧  积满了我的胸膛

  广场孤独  马路寂寞  抬起的脚步

  收回来  再也没敢迈出

  裸露的大街上  偶尔有行人走过

  都会吸引四周枪口一样的眼睛

  对面楼上  把脸贴在窗玻璃上的女人

  焦虑地等待着春风来敲门

  渴望

  文/叶飞舟

  天空灰蒙  时而雨  时而雪  时而风

  古城黄昏的荒凉  犹如旷野的凄清

  书房似孤岛  万千云雾在周边暴涨

  一切  都被疫情蒙在惶然之中

  这是一个没有硝烟的疆场

  鬼魅的新型冠状病毒正在肆虐

  四处闪现着疯狂狰狞的魅影

  城市封闭  街道路断  世界空空荡荡

  我躲在口罩盾牌的后面  排列着

  因恐惧  焦虑  牵念奔涌而来的心声

  此时  我爱的人  早已慷慨出征

  白大褂飘飘  护目镜闪闪

  舒展着天使般吉祥的翅膀

  飞越冬的山巅  呼唤着春的黎明

  蘸着流泪的暮光  写满深情的晶莹

  我的祝福  刺穿黑暗  一路南行

  将将士们凯旋而归的渴望化作彩虹

  化作2020年春回大地的绚丽胜景

  作者简介:叶明华,笔名叶飞舟,山东聊城人。在全国及省市报刊、电台、电视台发表过大量新闻类稿件。后转入文学创作,在多家诗网刊及平台发表诗歌、小说、散文500余首/篇。有作品被收录进《诗典》《作家雅文》《希望的田野》《鲁西纵横》等书籍。